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引资 >《麻醉风暴 2》剧评:在「科普」医疗与戏剧呈现之间走钢索 >
《麻醉风暴 2》剧评:在「科普」医疗与戏剧呈现之间走钢索
上传时间:2020-05-28点击:347次
文/波波

《麻醉风暴 2》剧评:在「科普」医疗与戏剧呈现之间走钢索

2015 年 4 月《麻醉风暴》第一季于公共电视首播,这是医疗剧睽违台湾电视圈将近十年后的重量回归。顺应台湾医疗环境的巨大变迁,《麻醉风暴》注定无法回到王小隶导演 2000 年拍摄《大医院小医师》时,还容许对医疗怀有梦想的空间,这股单纯与浪漫或许攸关题材以初踏入临床的实习医师为主及王小隶导演的作者特质;《麻醉风暴》在体质上反倒向 2006 年蔡岳勋导演的《白色巨塔》靠拢,人物奔波于派系角力、医疗纠纷、保险体制,热情消磨在踩着别人或被别人踩着往上爬之间。

观赏医疗剧最难跨越的隔阂,莫过拗口的医学名词与叠床架屋的体制。在《麻醉风暴 2》首集故事线从人在约旦的萧政勋切回 2016 年的台北,开门见山地透过李国毅饰演熊森医师的饶舌歌手双重身份,抛出医疗人球、医疗纠纷、关说、健保给付、总额制度、DRG(诊断关联群)支付制度、医院评鉴等关键字,让其在篇幅里逐一发酵。

医疗行为自全民健保于 1995 年 3 月 1 日开办,上至管理阶层的经营模式、下至医疗决策的思维、内从科系人力的位移、外到医病关係的连结,都彻底地发生质变。这些质变下贪婪与虚伪是如何侵蚀一个人的信念,《麻醉风暴》分别在两季从代表理想性的萧政勋、熊森对整体的制度面提出质问。

要理解这些质问的背景,就不能不将时空拉回 1986 年。当年行政院在「中华民国台湾经济长期展望」中核定以全民健保代替旧有的「农保」、「劳保」、「公保」制度,1994 年全民健康保险法三读通过获得民意授权的基础。后来为了超过负担的医疗支出,2000 年成立「医院总额支付制度研议小组」引入「医院总额给付制度」,藉由协商方式决定全国及各级医院医疗费用的年度支出总额,结算时医疗机构申请之总额若低于原核定值就全额给付,若是超过则按比例打折给付。总额制度的实施普遍认为仅能延后健保的破产危机,医院端却为限缩成本而引发医护人员的劳动条件恶化(人力成本)、学名药取代原厂药(药价成本)、耗费较多资源的重症病患成为人球的连锁反应。

《麻醉风暴 2》剧评:在「科普」医疗与戏剧呈现之间走钢索

编剧为了要把医院财务上捉襟见肘的压力扩大,刻意将第二季的背景时间押在逼近医院评鉴的时刻、空间选择降级消息甚嚣尘上的区域医院,内部的焦头烂额加上外来的立委关说施压,让创伤小组的成立能顺理成章地将第一季萧政勋与杨惟愉未走完的关係再次纠结,也放大熊森在更遵守潜规则的评鉴当下其行径的特立独行。

另外,在 2010 年进行第一阶段试办的 DRG 制度,简言之是论病计酬,也就是健保局针对个别疾病订出价格,只要相同诊断不论个体间差异(如年纪、合併慢性病)就是同样的支付额,超出的部分由医院自行吸收。可想而知病况複杂的个案以经营层面看来,亏损风险是高的,也增加被当作医疗人球的可能性。

虽然「人球」在一、二季的《麻醉风暴》里有不同比重的呈现,却是让故事能串联的主要线索。第一季里「人球案」是院长陈显荣所背负的罪,所有衍生的复仇计划全是冲着「人球案」的不甘而来,只是这个议题到第一季后半正打算发酵之际,类型走向转为惊悚悬疑,情节大幅向寻找布局者的悬念靠拢,压缩了「人球案」的挖掘深度。

未料这没说完的故事,成为第二季引出熊森与其动机的楔子。这第二季前半场不断在重複中变形的主轴,是让观众目睹一场男子内在的奥德赛之旅。初期的熊森内在是自大万能的、外来是受崇拜的,作为用智识化的机转度过丧父难关是能够理解的方式。但当暂时的防卫机转成为长期带刺的理由,将不免在现实中受挫。中期的熊森对外开始产生敌意,包括无法接受负面评价、採取疏离的被动攻击。在这些冲突中不难看出编剧对人性浪漫一面的相信,安排曾经与熊森同样年轻冲动过的萧政勋,在节奏、情节的动与静间形成一种互补,也让下半局熊森如何完成他的内在之旅埋下悬念。正因为熊森这角色的出现,让第二季在心理层面的关注较第一季完整且精緻。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如何把门道的问题让看热闹的能感同身受,就是医疗剧必须克服的难题。萧力修在第一季就技巧性的在后半篇幅转向推理悬疑风格,以白色巨塔里的秘密作为基底调出一桩精心策划的局;至于第二季是否会出现这幺剧烈的转变仍不得而知,但至少透过职场剧能让深奥的专业有机会如科普被认识。回头想想,其实戏剧把人性说透了,自然精彩。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